About 麥芽糖小姐



自2004年9月到劍橋的第一天,就已經開始想念這個地方......
因為人們來來去去——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此地不留人。
然而康河的柔波依舊,在學院的dreaming spires之下遇見W,
2012年有了小先生E,我們一家三口在劍橋。


2014年2月初帶著小先生回到台灣半年,
教書一學期,開始過著一種「都市游牧生活」,
生活的節奏就在——娘家與婆家、
去學校上課與不上課就帶E趴趴走、
小先生醒著的時候與他晚上入睡後自己的時間——
這些多重二元組合中擺盪,然後E長大了、而且長得很快......


台灣的太陽很熱情,令人有些招架不住 :- )
於是有越來越多人一見面就會問我是不是又曬黑了......
雖然我也是「一白遮三醜」信條的擁護者,
但還是得接受自己的「健康膚色」,
又因「小麥色未滿」,故自稱「麥芽糖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