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媽媽,我好寂寞喔!


經過小先生房間,看見猴哥獨自坐在幾本敞開扉頁的火車雜誌前面,想必是因為小先生下樓吃早餐前拉著猴哥陪他看幾頁火車圖片的緣故,這儼然已經成為他每天早上的morning ritual了。小先生上學去了,留下猴哥獨自看書的場境似乎有點寂寞...... 眼前的畫面使我想起昨天下午與小先生的一段對話 —— 事實上,從昨天到現在我一直在反覆思考這件事。

當時小先生突然跑來跟我說:「媽媽,我好寂寞喔!」,語畢就開始嚎淘大哭。於是我放下手邊的事情,抱著小先生坐在地毯上談心:「寂寞的時候可以找很多事情來做呀,比方說可以看書、畫畫......」

小先生:「我已經那樣做了......」
我:「即使媽媽現在抱著你,你也還是好寂寞嗎?」
小先生:「我還是好寂寞喔!」

聽著眼前的小淚人一枚這樣一說,大約有0.5秒的時間我心中這麼想著:「難道果然還是需要兄弟姐妹的嗎?」但,轉念一想 —— 其實,寂寞與否的人生必修課題並不會因為「有伴」有弟兄姐妹就可以免修的啊!


我常常在揣摩「猴哥」對於小先生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存在?絕對不僅只是一個甫一出生就陪伴他的熟悉玩偶而已,或者更像是一種類似親人、活生生的存在,有時候是至重要的朋友,有時候又是小先生自己的投射 —— 於是每天晚上的爸爸床邊故事就是以猴哥為主角的連續劇或單元劇,重要場合猴哥絕對不缺席。後來,猴哥陸續也有了猴爸(來自英國的John Lewis)與猴媽(來自台灣的生活工場),據小先生說「這樣猴哥就不會寂寞了」。

新學期剛開始,小先生的許多好朋友紛紛離開幼兒園去讀Reception了(小先生的生日就在學年度分界日之後沒多久,所以歸入下一屆~),與新朋友熟稔之前大概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這可能也是他最近感到寂寞的原因之一吧!?小先生其實是一個頗能自得其樂的小男孩,但我也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情緒需要抒發,需要一個出口。

很想讓小先生知道,「感到寂寞」並不是一件完全負面的事 —— 回顧自己的成長經歷,在小學與初中時期常常遭受所謂的「社交霸凌」,記得自己也曾在母親前面哭著說過「媽媽,我好寂寞喔!」,就像昨天的小先生一樣,當然那時的我與現在的小先生所要面對的問題截然不同,但某方面來說對於「處理寂寞」這件事卻是相似的。小時候的我,感到寂寞時能在看書、畫畫、彈琴......等等事情中找到安慰與快樂,並總在心中告訴自己為此要去追尋一個更寬廣開闊的世界!寂寞感也可以是啟發創意的源頭之一......

那麼,該怎麼做才能幫助小先生去了解這一點呢?仍在摸索最佳方案(或許最佳方案根本不存在~),目前採取的是「無招勝有招」之一招走天下策略。到底,在這麼小的孩子心中,寂寞感又是什麼樣的形態呢?寂寞就是「周圍的空氣都在攻擊我」—— 媽媽說我小時候是這麼形容的,雖然我自己都已經忘記了~ 總之,當小先生跑來跟我說「媽媽,我好寂寞喔!」的時候,先熊抱一下再說!讓體溫趕跑那種帶有攻擊感的空氣!至於其他 —— 我想,小先生也需要時間與成長經歷去慢慢學習體會吧!

2 則留言:

  1. 看了你這篇文章,我只能更努力地陪伴小星星長大,雖然我無法再給他一個弟弟或妹妹,但我希望他將來能跟我一樣擁有感情如手足般的好朋友們,可以陪伴他一輩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