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英國・劍橋] 三所「年輕」學院:莫瑞・愛德華茲學院 (Murray Edwards College)、費茲威廉學院 (Fitzwilliam College) 與丘吉爾學院 (Churchill College)


話說這篇學院文早就該完成的!因為相片資訊顯示的日期是2015年9月 —— 天哪!那不是幾乎都將近一年前的事啦?!話說小先生現在週一至週五都去幼兒園,於是想帶他逛學院通常都得等到寒暑假或是half-term的時候了。7月下旬夏季班進入尾聲,於是心中又開始盤算帶小先生去逛學院的事...... 現在的他表達能力與觀察力進步不少,且腳程不錯已經很能走了(像是幾週前去巴黎旅遊參觀凡爾賽宮的時候,小先生可說是自己走完全程的喔!),這樣逛起學院來應該會更有趣!因此,在那之前真的該把這篇積欠許久的部落格文趕緊補上!

言歸正傳!記得那天是我們一家三口一口氣逛了三所「年輕」學院:它們是莫瑞・愛德華茲學院(Murray Edwards College)、費茲威廉學院(Fitzwilliam College)與丘吉爾學院(Churchill College)。之所以稱這三所學院「年輕」,因為比起劍橋大學大多數學院來說正式成立的時間較晚,都是20世紀中葉左右,且這三所學院彼此還是「鄰居」呢!以下就依當天的參觀順序來介紹吧!首先從莫瑞・愛德華茲學院開始~

相片中的「迷你圖書館」是我對這個學院印象最深刻的設施,其實有點類似「交換書籍」的概念。小木屋造型的書櫃上面寫道:「Take a book, return a book」—— 也就是說,當從迷你免費圖書館裡取走一本與諸位讀者有緣的書籍時,也請放入一本你/妳樂意分享出去的書。喜歡「Little Free Library」這樣的想法嗎?如果想進一步了解更多有關迷你免費圖書館的故事以及這起源于美國威斯康辛州的非營利組織,可以去其官網「Little Free Library」逛一逛~ 說不定能從中得到一些靈感喔!


在我剛到劍橋讀書的時候,莫瑞・愛德華茲學院並不是現在這個名稱「Murray Edwards College」,而以前的學院名正如相片所示為「New Hall」(新學堂,另譯「紐霍學院」 ),因此我現在仍習慣以舊名稱之...... 這點還請各位看倌見諒!New Hall成立於1954年,是當時劍橋大學第三所招收女性學生的學院(那個時候另外兩所分別為「葛頓學院」Girton College與「紐仁學院Newnham College),學院成立時並沒有捐資人且所有的資產只有1先令,相當於0.05英鎊,因此第一屆只能招收16名學生。2008年6月,New Hall的校友Ros Edwards與其丈夫Steve Edwards捐贈3000萬英鎊給New Hall,學院為了紀念「學院捐資人Edwards夫婦」以及學院第一任校長Rosemary Murray夫人(她曾為劍橋大學第一位女性副校長),故將學院名改為「Murray Edwards College」。現在學院外圍牆一角仍留有「New Hall」的字樣,與學院新名稱並排,頗富紀念意義。


學院正門與Porters' Lodge,可以看見後面的「Murray Edwards圓拱」,圓拱的設計使我聯想到天文觀測站。話說在1967年,New Hall的一個博士生Jocelyn Bell Burnell在卡文迪許實驗室(赫赫有名的Cavendish Laboratory是劍橋大學物理系實驗室,出過好幾位諾貝爾獎得主)用無線電望遠鏡發現了天文學上第一顆脈衝星。這項發現令Burnell的博士指導教授得到了諾貝爾物理學獎,也令Burnell成為牛津大學的天體物理學客座教授。不知道Murray Edwards圓拱在設計上是否有什麼典故,或許完全與校史上這段佳話一點關係也沒有,純粹是我自己想太多啦~~


覺得這片草地盡頭的桌椅是很適合與朋友聊天談心或獨自一人閱讀的所在......


在這一系列學院文中幾乎每篇都會提到「日晷」,似乎是每個學院不可或缺的物件之一。不過,New Hall的日晷並沒有讓我印象很深刻,我更感興趣的是日晷下頭的花房,看起來是個很棒的花房!


New Hall花園中有幾張寬敞有如睡床的公園椅,獨特的造型很得小先生的歡心,在上頭滾來滾去正適合!


丘吉爾學院的建築外觀具有現代感,線條簡潔且用色上也以單色為主,不過,爬牆虎正盡責地為學院外牆裝點絲毫不做作的繽紛色彩!丘吉爾學院成立於1958年,也是在原來的純男性學生的學院中最早一批開始招生女性學生的學院。


既然學院名稱是「Churchill College」,想必與這位英國前首相有些什麼關係...... 話說1955年,當時才卸任首相職位不久的丘吉爾正在西西里度假,當時的他有一個在劍橋大學建立一個新學院的想法,以MIT為原型,但是也要納入人文學科背景的學生。於是就在1958年,丘吉爾成為學院建立資金信託委員會的主席,丘吉爾學院就這麼成立了。學院的院訓「Forward」就是出自丘吉爾初任首相時於眾議院的著名演說「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鮮血、辛勞、淚水與汗水)中的一句「Come, then, let us go forward together」(來吧!讓我們一起勇往直前)。


丘吉爾學院的食堂號稱是劍橋大學所有學院中最大的,但因丘吉爾學院相對來說是「年輕」的學院,因此也就沒有常見的必須穿著禮袍才能參加Formall Hall Dinner的傳統了。


咦?為什麼這裡會有一幅「格爾尼卡」的彩色線條版呢?!


丘吉爾學院裡有許多大型現代雕塑,像相片右側這個作品則是出自現代主義藝術家Barbara Hepworth之手,題為「Four Square Walk-Through」—— 不過,我尚未想到一個比較好的翻法就是了...... 稍遠處一座白色、看起來有點夢幻、有點像教堂的塔型建築則是Møller Centre,由丹麥建築大師Henning Larsen設計,主要作為研討會等學術與教育性質相關活動之用。這個建築本身得到許多設計大獎,更是一座節能減碳、注重與環境連結的綠建築喔!


陽光下,好愜意的兩人......


費茲威廉學院(Fitzwilliam College,暱稱為「Fitz」)的故事最早要從1869年開始說起:當時大學准許一些擁有學術實力卻無財力能夠進入學院的男性學生在大學的名下就讀,而這群學生的「院長」辦公室就位在費茲威廉博物館(Fitzwilliam Museum)的對面,因此那裡就成為無學院院籍學生的「總部」,並且提供極有限的住宿名額,學生稱其為「Fitzwilliam Hall」,後又更名為「Fitzwilliam House」,1966年正式成為劍橋大學的一個學院,1978年開始招收女性學生。


Fitz的彩繪地圖 —— 嚴格說起來Fitz真的不大......


學院禮拜堂也屬於新式建築,門外有「綠蔭拱門」。


這個長相非常有趣的地方則是Fitz的食堂,設計者是英國有名建築師Sir Denys Lasdun(最廣為人知的作品就是位於倫敦的皇家國家劇院(Royal National Theatre)。Fitz的食堂很大,據說他們的Formal Hall Dinner很好吃~


不知道W和小先生兩人在聊些什麼呢?


看到這張相片真有一種「年代久遠」的感覺,因為雖然才一年不到,小先生現在已經完全不需要推車,而相片中的Emmaljunga推車也早已網拍賣掉了~

呼 —— 寫到這裡,學院系列終於又追上進度了!小先生也開始他的暑假生活。當然要好好再去逛學院囉~ 學院系列將持續更新,請大家拭目以待 :- )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