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台灣・台北] 紀州庵文學森林:一座「活」的古蹟


覺得近年來台灣有許多日式古蹟大復興,這似乎也是這座島嶼曾經走過一段日據時代歲月的歷史必然性。然而類似的「新」古蹟在走訪過一些之後,其中又以「紀州庵文學森林」是目前令我印象最深刻的。紀州庵經扶輪社認養,又名「臺北城南文學公園」,2004年公告成為台北市市定古蹟,整個園區包含紀州庵古蹟、紀州庵新館與庭院綠地(有停車場設施)。


關於紀州庵的由來與歷代變革,就交給這段文字來簡略說明吧!我們前往紀州庵的時候,是以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開始,經由跨堤平台沿著古亭河濱公園前進,然後走過一座天橋就來到紀州庵。可以揣想以前在料亭用餐的政界名流所見的景色以及視野的開闊度並定與今天截然不同,那果然是名符其實的「水岸」料亭呢!


這裡曾為眷村宿舍,所以像台灣著名小說家王文興就曾與父母居住於此,而那時的同安街大概也還是水天一線,能夠望見遼闊的水岸吧!王文興小說《家變》的場景設定就是像這樣的日式建築與庭園,更加增添紀州庵作為人文地標的文學性價值。在「紀州庵文學森林」中雖不見字面意義上的「森林」(有樹齡60~110年的老樹幾株),但是無形的文學森林意象卻是鮮明存在人心。


今天不見冬至前後應有的濕冷,卻有幾分像是身處夏季的錯覺。一旦走入紀州庵,迎面而來就是一股恬靜悠涼的氣息,登時「暑」意全消。先在玄關處俯身脫鞋並將鞋子放入鞋櫃之中,撲鼻而來的是檜木的香氣。室內應該沒有開空調,可是卻頗有清涼感 —— 日式建築果真通風絕佳,又有開闊方正的格局,是那種住起來會很舒服的空間。


這應該是小先生第一次踩在榻榻米上,看他上一秒先是露出奇異的表情,下一秒就是開心地滿場奔跑啦~


紀州庵裡有一處兒童閱讀角落,猜想展示的書籍應會定期更換。


小先生迫不及待地挑了一本書,走到裡間的蒲團上坐好,準備要聽外婆說故事囉!


一塵不染的地板...... 與其說紀州庵是「古蹟」,應該說是在舊址上復原重現的原貌的新建築,而整個園區除了承接歷史的作用之外,更是希望能藉由紀州庵的修復喚醒人們對於過去水岸相連的景觀與生活記憶,跨越堤岸水泥高牆的阻隔,找回人與自然的連結。


一直覺得日式建築是一種極度重視「人與自然之連結」的空間設計(只可惜本人尚未掌握駕馭光差太大時的攝影技巧以至於相片有些傷眼就是了)...... 關於「紀州庵文學森林」的起源,最初是以保護老樹行動作為開始的,只是以保存「同安森林」能夠引起的關注與共鳴或許有限。而在偶然的機遇之下,發現原來紀州庵是王文興8歲至27歲的居所,於是這個文學與建築的聯結也就指向保存紀州庵的新方向,由純粹環境保護之綠地保育議題轉向保存「文學森林」,與人文領域得以接軌,因此在整個保存運動中得到更多支持。


紀州庵無論室內室外皆有許多可供人閱讀或閒坐的空間,絕對不是一個讓小朋友會感到無趣的地方 —— 這點光看小先生的表情就知道了!


紀州庵新館中有文創書店、風格茶館,展覽空間以及演講廳,時常舉辦許多藝文活動,然而這裡並不純粹僅僅是一個發展藝文的的文創區而已 —— 文學森林並不是藝文圈人士所專有,而是一個親切開放的空間,可以融入到「樂活」生活之中,是一個可以人人都可以來休憩與沈澱心靈的園地。


或許,紀州庵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在於它是一座「活」的古蹟,在寧靜雅致的建築與景觀設計中也感受到這裡的活潑與朝氣,紀州庵文學森林裡果然是生氣蓬勃呢!


最後附上小先生與我在紀州庵「風格茶館」的午餐:「作家私房菜」系列中古月的獅子頭。獅子頭的口感柔軟,味道鮮美而不油膩,是美味夠濃郁而又讓身體感到無負擔的料理,與紫米多穀飯、紫菜湯和其他小菜搭配得宜,這頓飯讓小先生是吃得不亦樂乎呀!回程時我們是步行至捷運古亭站(2號出口),不過,如果時間與體力都許可的話,真的很推薦經由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與古亭河濱公園步行過來的路線,也不失為深刻體驗同安街社區與河岸緊密相連的人地記憶,正所謂「人與自然環境的聯結」是也~ 關於紀州庵文學森林的歷史沿革、詳細介紹(包括風格茶館的菜單等)、相關活動與易文資訊,可參考其官網:[文學森林入口] 以及 [紀州庵文學森林部落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