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小先生戒 (夜間) 尿布:終曲 :- )


其實早就可以寫這篇有關小先生戒(夜間)尿布的部落格文了,只是媽媽我比較謹慎,因此又觀察了一段時間~ 今年6月下旬正式開始幫小先生戒尿布至今,整個過程與步調一整個隨性,以小先生為主導,從「戒尿布首部曲」、「戒尿布二部曲」、「戒尿布三部曲」一路唱將過來是不疾不徐 —— 除了剛開始戒尿布的頭幾天大人小孩都經歷過一段陣痛期之外 —— 每個過渡階段都還蠻自然的。

話說就在今年10月初,有一天正準備要午睡時的小先生突然宣布「午睡就不用包尿布了啦~」之後,我們於是進入一個全新的戒尿布階段,也就是只有夜晚睡覺才包。一開始每晚的尿布都會尿濕,但過了一段時間發現隔天早晨起床時,小先生的尿布有時候是濕的,有時候是乾的;又過了一段時間(我也沒去計算有多久),突然意識到最近絕大多數的時候尿布都很「穩定」是乾的。於是,心中開始有一個小聲音悄悄在提問:「難道進入下一個階段的時機已經不遠了嗎?」所以有時候會在他晚上臨睡前為他包尿布的時候多說些鼓勵他的話,像是「小先生又長大了!現在午睡都不用包尿布啦~ 哪天如果你覺得晚上不包也OK的話,記得要告訴媽媽喔!」

有時候小先生調皮起來,要我追著他包尿布的話,與他玩了一陣子我就會說:「你不讓媽媽包尿布,看來是你不想包 —— 那我就把尿布收起來囉!」這招真是殺手鐧,他立刻就會說:「要包!要包!」,然後立刻就乖乖過來讓我把尿布包好。其實,每當我這樣說的時後,心中很怕小先生會突然說:「今天就不要包了啦!」小先生的床墊與床單之間是有一層防水保護墊的,但心中就會浮現出隔天早上(或是半夜得起來)整理床鋪、換洗衣物與床單睡袋的畫面...... 看來真正害怕小朋友尿床的原來還是大人呀!的確,尿布不只是小朋友安全感的來源,更是大人安全感的來源;不僅小朋友需要戒尿布,大人也需要!

10月下旬我們先去廣州約兩週的時間,爾後小先生與我一起回台開始我們為期三個月的「都市游牧生活」—— 逐外公外婆家與爺爺奶奶家兩地而居,每週都會有「遷徙」的過程。心中琢磨小先生需要適應一下在廣州/台北的生活,所以仍在安靜等候小先生準備好...... 就像在之前的「戒尿布」系列文中提到的一樣:關於何時要演出戒尿布的最終曲之「戒夜間尿布」,就讓小先生自己來給cue吧!

有一天晚上,小先生臨睡前在鬧脾氣,最後我只好使出我的「殺手鐧」—— 沒想到小先生竟然「不畏威脅」順勢就說:「今天不包了!」即使我心裡不太願意(因為當時我無法確定他是真的準備好了,還是賭氣......),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於是就為小先生換上學習褲(正好帶了一件回來~),然後就讓他上床了。兩三個小時之後,當我準備就寢、小先生正熟睡之際,還是拿了一塊尿布包在學習褲的外頭 —— 那時的我其實已經想開,決定完全放棄自己心裡還想在夜間包尿布的心態,也不是嫌麻煩怕洗床單與衣服...... 只是無論在婆家或是娘家,基於現實種種,實在不能像在家裡那樣說尿就尿。這尿布與其說是為小先生包的,不如說是為娘家與婆家的床墊包的XD~

第二天早上,小先生似乎為全乾的學習褲感到很得意,再加上我也竭力誇張地讚美他,於是他的信心就來了。接下來我會在臨睡前讓他自己挑選要穿小內褲(我的膽子大了,也就把學習褲收起來囉~)還是包尿布...... 小先生在隔天選擇包尿布一晚之後,以後就都指定要穿小內褲了(咦?那天晚上選擇包一晚尿布是為與小內褲作比較之用嗎?!)連續問了幾晚都得到「晚上不用包了!」這樣的答案,於是我也就不再問了,僅在他熟睡之後為他「內褲外包」,而那只是這段都市游牧生活中的權宜之計,是為床墊包的尿布,待回到劍橋後就毋需如此了。

雖然戒尿布最終曲仍有些上述「餘音」繞梁,但也堪稱「無痕銜接」!小先生真的是長大了,睡前會再上一次廁所(主動也好,或是大人邀請如此也好),然後就一覺到天明。我知道有部分家長在戒夜間尿布這一塊的做法是半夜把小孩挖起來半睡半醒間帶去浴室把尿,但我也有看到另一派並不贊同這樣的戒法 —— 固然可以達到「床不尿濕」的目的,但卻會影響小孩的睡眠且無法學習到真正的膀胱控制。

我個人是比較認同後者的看法,加之以對照為小先生戒尿布一路走過來的經驗 —— 真的,孩子準備好的時候,一切就水到渠成,是那樣的自然...... 不過,家長也要注意一點喔~ 小朋友要真正徹底擺脫「尿床危機」少說也要小學之後,且男童普遍比女童要晚...... 因此,大人千萬不要懼怕小孩「尿床」這件事,若真有「accident」也不要責罰以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