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英國・劍橋] 聖約翰學院 (St John's College):庭院深深,深幾許?


這裡是聖約翰學院(St John's College)的學院禮拜堂。雖然同是哥德式教堂建築,但是聖約翰學院禮拜堂的建築比起國王學院禮拜堂或是三一學院禮拜堂,更會讓我聯想起巴黎聖母院(不過是迷你縮小版就是了),大概是因為建築外觀都有飛扶拱的設計吧!現在的聖約翰禮拜堂建於19世紀,由建築師Sir George Gilbert Scott設計(他當時剛剛完成牛津大學艾克賽特學院Exeter College的禮拜堂),靈感來自巴黎的「聖禮拜堂」(La Sainte-Chapelle),為要取代自13世紀就有的老舊中世紀禮拜堂。覺得禮拜堂的木造天花板很有特色,溫婉飽滿的木頭色與明亮的金漆,依然塑造出端莊高雅的氣氛而不過於華麗。

這篇有關聖約翰學院的部落格文其實已經積欠許久,從盛夏拖到秋天甚至到現在似乎都可以聽見冬天漸近的腳步聲了。上星期有朋自遠方來,帶著她們逛學院而又再度造訪聖約翰學院...... 心想,這篇寫St John's的文章也該生出來了吧!因此,文中相片可以看出季節的遞壇,而且還是兩個不同相機拍出來的畫面~ 所以大家還可以邊看邊玩「猜猜我是Sony Cybershot DSC T-900還是Fujifilm X-A2」的遊戲XD


聖約翰學院成立於1511年4月9日,創建者是英王亨利七世的母親瑪格麗特・博福特夫人(Lady Margaret Braufort),她另外也捐資重建了劍橋大學的基督學院。約翰學院就位於其傳統上的勁敵三一學院隔壁,它的正門金光閃閃,比「好鄰居」三一學院高調許多。


大門上可見創建者博福特夫人的家徽:代表蘭開斯特家族的紅玫瑰以及城堡柵門 —— 一直覺得這樣的組合很像「鬆餅+玫瑰」,而它們常常出現在許多學院建築上,只是那玫瑰有時後是紅玫瑰,有時後是代表約克家族的白玫瑰,有時後則是結合兩者的都鐸玫瑰。兩隻名叫「耶魯」(Yale,或稱Centicore)的神話怪獸正護衛著聖約翰學院的院徽。耶魯是英國貴族徽章中常見的護盾神獸,結合多種動物的特徵,像是黑色或黃褐色帶有斑紋的肌膚(這點不知該說是像鹿?還是像豹?)、大象的尾巴、野豬的獠牙,頭上還有一對長角,那對角在必要時可以轉動到任何需要的角度~ 好厲害啊!聖約翰學院的院徽與基督學院的簡直一模一樣,只有盾牌的鑲邊有些許不同,這大概與創建者都是博福特夫人有關吧!


稍早之前去的時候正好碰上聖約翰學院的Open Day —— 這是需要事先向學院申請的活動,每個學院都有自己的Open Day。透過這項參觀活動可以讓想要申請劍橋大學大學部的學生能夠深入了解學院體系與科系體系、學院生活、各學院特色以及申請程序等等細節,關於Open Day的申請以及截止日期可以參考大學官網:[大學Open Day] 與 [學院Open Day]


聖約翰學院的門房天花板也有貝形輻射花紋,煞是好看!門房處通常也會販售學院相關的紀念品(右手邊有玻璃展示櫥窗),像是印有學院院徽的袖扣、馬克杯、明信片、雨傘、圍巾......等等,如果很喜歡某一個學院的院徽設計的話,可以向門房處詢問或是線上訂購,像國王學院的紀念品商店甚至規模大到一定程度還有自己的紀念品實體店哩!隔著國王大道(King's Parade),就在國王學院正門口斜對面~ 


隨處可見建築物上有諸多有趣小細節~ 只可惜舊相機的鏡頭畫面不夠銳利 :- p


聖約翰學院的嘆息橋,它與三一學院巨庭中的噴泉涼亭以及國王學院禮拜堂是劍橋三大觀光景點,幾乎成為代表劍橋的iconic image...... 所以來到聖約翰學院自然也不能錯過從其「廚房橋」(Kitchen Bridge)上望過去的「黃金觀橋角度」。有許多傳說關於橋名「Bridge of Sighs」的由來,像是學生們走過這座橋去考試還是看成績之類的。不過,其實真正的原因也沒有這麼戲劇化啦,只是因為它的形式承繼威尼斯的那座嘆息橋罷了,故名之。

那天正好看見有天鵝一家四口緩緩游過嘆息橋,連忙拍下這張相片。上星期與朋友再度造訪聖約翰學院之時 —— 不知道是不是同樣的小天鵝們 —— 看見兩隻長大卻「尚未成年」的天鵝,身上的灰羽毛還沒有完全轉換成雪白,所以半白半灰的......


走在嘆息橋上,我想起一段往事:曾經有一個晚上和W在學院後院「The Backs」康河河段上撐船聊天,後來就放任水流帶著小舟漂流,我們的小船就這樣悠然經過嘆息橋下,那時正好有一位像是老院士打扮的人從橋上走過,身上披著黑禮袍、花白的頭髮與佝僂的側影,踽踽獨行,而他的腳步聲迴盪在嘆息橋兩側的迴廊間...... 那一幕事隔多年仍歷歷在目,那時情境的色調與聲音在我的記憶抽屜裡依舊沒有褪色或消音。 


每次走在嘆息橋後的這條幽深迴廊上總會給我進入另外一個時空的感覺,有一種彷彿進入電影《駭客任務》那樣「子彈時間」中的錯覺。從來沒有一次例外,真是很有氣氛的一條迴廊啊...... 走過迴廊,左轉出去就是聖約翰學院廣闊的後花園,往右則會走進「新庭院」(New Court)。又,那開向後花園的棕色雕花大門在我的想像之中很像巨型巧克力磚 —— 自第一眼看見就這麼覺得,到現在還沒有改變想法~

如果從聖約翰學院的正門一進一進地往裡走,會發現這個學院庭院之深 —— 到底庭院深深,深幾許呢?畢竟聖約翰學院一共有11進,像這樣擁有11個庭院(court)的學院在牛劍兩所大學中可說是獨一無二。


新庭院雖名為「新」庭院,其實並不新,於1831年竣工,採哥德式建築風格。新庭院建築的背後幾乎爬滿爬牆虎,夏天時這裡是一座壯觀的綠色堡壘,所謂「數大便是美」就是這樣。


沿著後一進Cripps Building的現代迴廊繞了一圈,找不到可以把新庭院建築背影完整裝進鏡頭裡的角度......


上星期帶著新相機再度上場,真的就找到一個避免背光的角度拍下剛剛換上新裝的城堡~ 那樣的嫣紅令人不禁懷疑秋天是不是醉酒了?!   


從聖約翰學院的後花園往回看新庭院。曾經聽過一個以聖約翰學院草地為景的笑話:話說一個美國觀光客來到聖約翰學院,看到這裡綠油油的草坪感到很不可思議,於是問正在工作的園丁是如何能夠維護出這麼棒的草坪。園丁慢條斯理地回答:「那是當然的嘍!我們光是澆水就澆了800年啊!」這是一個刻板樣式的諷刺笑話,拿劍橋大學建校800年的校史去壓較短的美國建國史200年,暗諷美國人不知歷史為何物。

對此我自己是不以為然啦,因為歷史本身不分長短,皆是理直氣壯的存在...... 而且這個笑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但,撇開這個笑話不談,每一個學院的園丁團隊真的都好強啊!學院風景裡不能沒有他們的付出。


小先生這個姿勢也未免太帥了,可以完全無視於他腳上那雙走出新庭院後因為一路踢小碎石而搞得奇髒無比的鞋子!


街道上有落葉,有幾分蕭瑟(欸~ 請自動忽略掉落地面的鳥屎......)這條位於Bridge Street、沿著聖約翰學院圍牆外的行人道上有一個對我來說尚未解開的謎團,就是路面上各式各樣的金銅菊花,就這樣綿延一段距離,滿地盡是黃金甲。不知道這與聖約翰學院之間(抑或莫德琳學院?)存有著怎樣的關係?聖約翰學院位於這條街上的側門柵欄上有許多菊花裝飾,而莫德琳學院的正門上也有類似的菊花紋飾...... 哪一天等我找到答案了,再補記上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