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英國・劍橋] 莫德琳學院 (Magdalene College):小而美,細緻嚴謹


這是莫德琳學院(Magdalene College)的食堂 —— 圖為小先生坐在裡面休息喝水。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在於,之前逛過許許多多的學院當中,有些是走進去之後完全看不到任何一張椅子蹤影的(難道是平時收納起來直到用餐時候才搬出來使用嗎?),而莫德琳學院是目前唯一一個走進食堂之後,雙眼聚焦於High Table後上方壁畫的同時竟還看見一張寶寶椅?!這真是太特別啦!


站在莫德琳橋上看著康河兩岸 —— 莫德琳學院是一座濱河學院,而對岸的租船公司正準備要迎接夏季忙碌的一天...... 


走下莫德琳橋後,右手邊旋即是莫德琳學院通往河岸邊的邊門。這個學院最早成立於1428年,原先的名稱是「白金漢學院」(Buckingham College),本是本篤會修士學習進修的所在。1542年改制重整之後,遂更名為 「Magdalene College」沿用至今。為今日莫德琳學院樣貌奠基的靈魂人物則是亨利八世的財相Thomas Audley,像是學院的院徽其實就繼承了Audley家族的徽章,而Thomas Audley也訂立了學院的院訓:「garde ta foy」(源自古法語「持守信念」的意思)。 


莫德琳學院的正門口就位在莫德琳街上,狹窄的行人道加上那天正好大門有整修工程,所以顯得有些局促。學院的古老建築群就隱身於這面磚牆之後,而窄街彼處則泰半是20世紀以後的新建築了,正好被莫德琳街一分為二。莫德琳學院常被認為是牛劍眾學院屬最「傳統」的那一派了~ 比方說,它是最後一個才開始招收女性學生的學院(1988年),當時的男性學生還在手臂上帶黑紗並將院旗降半旗以示抗議 —— 當然這些現在都已成過去式啦!


學院第一進 —— 門房、食堂與學院禮拜堂都在這裡。莫德琳學院並不大,若是以W平常的逛法,大約最多20分鐘就會逛完了~ 但是以我的逛法,每個學院都可以和小先生逛很久,最少一個小時以上~


莫德琳學院的庭院規模也不大,可是磚牆上往往有許多令人佇足觀看的小細節 —— 小而美,細緻嚴謹。還有,這也是一個隨處可見各式各樣徽章的學院 —— 對徽章學感興趣的人來這裡一定會感到不虛此行。此處的「NE VILE VELIS」是拉丁文格言,意思近似於是「不作惡念」的意思:光是不做惡事還不夠,必須心無惡念才夠格。不過,同時拍到室內窗戶旁的電風扇,還真有一種後現代的不協調感,覺得有點好笑~


六把餐刀?!


很喜歡這三把鑰匙~


這就是前面提到的莫德琳學院院訓、院徽/Audley家族的家徽。仔細看院徽/Audley家族家徽的外部還有嘉德勳章(源於中世紀的英國騎士勳章)耶~ 那一圈「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是古諾曼語格言,意為「心存惡念者蒙羞」。看來這個學院的創立者與改制者很注重師生的心性修養啊!(我其實沒有很喜歡這些銀獅子,看起來像是戴了苦瓜臉+撲克臉面具......)


第二進庭院裡最重要、最著名的建築就是這棟「Pepys Library」皮普斯圖書館了!Samuel Pepys(1633~1703)大概是莫德琳學院最知名得傑出校友之一,後成為兩任英王查理二世與詹姆斯二世的海軍部首席秘書。他最為人知的是他於1660到1669年之間不間段地勤寫日記,生動詳盡到某一種程度,於是成為研究英國復辟時期的社會現實與重大歷史事件的第一手資料。Pepys去世的時候將自己所有的書籍、手卷收藏、刻印本等等俞3000冊全數捐給他的母校(包括他的日記),因此皮普斯圖書館就這麼應運而生了,成為一個擁有許多重要收藏的圖書館。


皮普斯圖書館是免費對大眾開放的(週一至週五的下午,週六開放的時間更長還包括上午一段時間。不光是Pepys Library,其實莫德琳學院是免費開放的學院喔~),而借閱館藏則必須事先提出申請。小先生目前下午仍然需要午睡,所以帶他逛學院的時間都在上午(一方面也為了避開觀光客人潮),真可惜沒有遇上Pepys Libray的開館時間。不過,這個圖書館 —— 就像三一學院的雷恩圖書館一樣 —— 是再過些許時日,等小先生再長大一點了,我一定會帶他好好去參觀的圖書館!


離開皮普斯圖書館前拍了一張很好笑的相片:是閱覽室、食堂倒影 —— 還有我的草帽的大合照!因為覺得實在有點好笑,所以特別放上來幽默一下,博君一笑~


來逛學院自然不能錯過食堂!讀書時我的指導教授是這個學院的院士,也曾經來過莫德琳學院幾次參加一些workshop,但食堂我卻是頭一次來參觀哩 —— 


這一大幅壁畫真的很吸睛!嘉德勳章以及其他家徽又出現在這裡了,為食堂增添許多氣勢;雖然食堂在眾學院中size並不算大,可是甫一走進就感受到那種有如正式宴席/feast般的陣仗。


從另一個角度看過去 —— 大家注意到一件事情了嗎?食堂裡沒有任何現代化照明設備,可以看到牆上有一些燭台,其後有銅鏡用來增加光線折射以提升亮度...... 所以說,當冬天下午三點半就天黑的時候,在食堂裡吃飯若不是像在彼得學院那樣摸黑吃,那肯定就是氣氛極佳的全燭光晚餐了~


禮拜堂如我預期是空無一人......


這也是一間有許多徽章與家徽大集合的禮拜堂,光是觀看那些有趣的徽章設計就可以在那個空間裡待上很久 —— 更何況,後來發現小先生與我並不是唯一在那時那刻存在于禮拜堂空間的人,因為樓上有人開始彈起管風琴起來,想必是為所謂的「organ offering」而在練習彈奏,應該是巴哈的作品吧~ 和小先生坐在禮拜堂裡聽了一會兒,我自己是覺得很感動,而小先生看起來也聽得很認真、很嚴肅...... 但是之後走出禮拜堂,小先生跟我說他有點害怕管風琴,因為「聲音太大了~」XD


離開莫德琳學院之前,刻意帶小先生去繞了一圈後花園~ 那是一個由高牆區隔出來的空間,而這個「Gardeners' Cottage」園丁小屋就好像在守護著那座秘密花園!


雖說花園裡有濱河步道與寬闊的草坪綠地,但花園入口處的高牆卻讓後花園有著封閉式花園的隱秘感......


覺得這盞青銅燈很美,不知晚上是否會點亮呢?


很舒服的濱河步道,林蔭濃密與河邊垂柳...... 可以想見秋天時黃紅一片,這裡又會是另一番景象。然後春天,河岸邊又是盛開如濃霧的美麗櫻花......


河道在這裡轉彎了,隱約可以看見前方一座黑色鐵橋。那裡就是撐船的終點了,因為再過去水深急流無法punting,之後將不見平底小舟的蹤影,而接下來的河岸邊就是一間間大學、學院與划船俱樂部的船塢,大大小小在水中航行的船隻,以及停泊在岸的船屋了!


偷窺學院園丁們的「秘密基地」~ 發現自己可能有一點「工具癖/工具控」,由其是對於gardening tools,總會多看個幾眼。所以看見這些分類擺設得宜又齊全的園丁工具就感到一股莫名的親切感,一整個開心~


走出莫德琳學院之前偷偷拍了一張「Porters' Lodge」門房 ——  那一格格的信件匣就是之前學院系列文中曾經提過的「Pigeon's Hole」鴿子洞,也就是學院裡所有師生與員工的信箱,當然門房處的門房也會負責信件分類的工作。

如果時間倒流,說不定我當初會試著申請莫德琳學院呢!這並不表示我不喜歡賽爾文學院(事實上我很喜愛這所我曾經在劍橋的「家」~),而是莫德琳學院是很適合文科(尤其是文學相關科系)學生的學院,光看它的一些院士以及榮譽院士名單就知道了:C.S. Lewis,T.S. Eliot,Thomas Hardy,Seamus Heaney,Rudyard Kipling等等。撇開這些不談,如果你/妳碰巧來到莫德琳橋邊的「quayside」打算要撐篙的話,不如也來一探這個古老傳統的學院吧!

4 則留言:

  1. 每次看到妳拍的劍橋照片,還是覺得生活在那裡真好啊!好像就算走在走了很多次的路上,還是會不斷發現一些有趣的小細節似的,有種很棒氛圍的感覺~ (不過20分鐘就走完的W應該不會發現 XD) 發現:第11張照片裡小先生有小脾酒肚~ XD 問題:有六把餐刀的旁邊那六支東西是劍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妳果然有重大發現~ 是的,小先生的肚肚不小耶~ 常常幫他洗澡的時候都覺得他的身材與小小丘比特好像啊!至於妳的問題,其實也是我的問題喔!本想看看是否有人能夠看得出來...... 如果是劍,那旁邊飛舞的東西就是裝飾用的劍帶囉?應該不會是像拂塵之類的東西吧?!

      刪除
    2. 小先生伙食太營養了~~ XDDD

      刪除
    3. 希望他能接受更多樣性的蔬菜就好了......哎~ 他是不折不扣的澱粉控(尤愛麵食~)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