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5日 星期四

[英國・劍橋] 悉尼・薩塞克斯學院 (Sidney Sussex College):精巧、玲瓏、古典


這裡是悉尼・薩塞克斯學院(Sidney Sussex College)的「迴廊庭院」(Cloister Court)。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成立於1596年,是根據薩塞克斯女伯爵法蘭西絲・悉尼(Lady Frances Sidney)的遺囑而建,因此學院的正式全名是「The College of the Lady Frances Sidney Sussex」。覺得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是一所精巧玲瓏且古典的學院,雖然外觀低調樸素且占地面積不算大 —— 以小先生的腳程可以逛得很輕鬆,不怎麼需要停下來休息片刻 —— 是一個身處市中心的「小學院」且「曖曖內含光」~ 


「迴廊庭院」顧名思義,花園邊、沿著建築物有一排L形的長廊。這裡曾是灰袍修士(Grey Friars,又稱Franciscans,方濟會修士)的修道院院址,而在修道院式微落寞之後,亨利八世下令拆了修道院並把這些「現成的石材」拿去建造三一學院了(Trinity College)。


現在的迴廊庭院並不是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最老的建築群,不過仍舊富有歷史感。不知為何這個長廊竟會讓我想起台大法學院?!從這個角度看過去,還真有幾分相似哩!


日晷是學院建築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在悉尼・薩塞克斯學院也不例外!連小先生也知道在這裡會找到日晷,而且就在迴廊庭院裡。這個日晷很「立體」,與小先生研究許久,依然不知日影刻度在何處?要怎麼去讀取時間呢?這又是另一個學院裡的「時間之謎」了~


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最原始的建築群是一個橫躺的E字型建築,包含兩個庭院,在形式上有點像是兩個三合院連在一起...... 在相片中我想儘量呈現出來的就是E字型的建築架構,不知是否有成功呢?中間那座帶有旗杆的樓房就是學院的正門,以此為主軸劃分出來左邊的「食堂庭院」(Hall Court),以及右邊的「禮拜堂停院」(Chapel Court)。圍牆上枝繁葉茂的植物是紫薇,很可惜過了花期,殘念!


先來看看食堂庭院吧!食堂入口處可以看到悉尼・薩塞克斯學院的院徽,由兩個部分組成:右半部是一個湛藍箭矢,代表悉尼家族;左半部則是一個鑲以齒邊的黑貂色帶,代表的是薩塞克斯家族。


門邊的黑板還公告當日食堂午餐的主菜菜色與湯品:有炸鮮魚、蜂蜜烤豬後腿、蘑菇義餃佐松子醬,還有意式蔬菜湯。如何?有動心嗎?不過,最吸引我的還是那個黑板,無論就大小或高度而言,都是我想為小先生物色的~ 哈哈!一方面是再像這樣的黑板上塗鴉很有在畫板上畫畫的感覺,小先生很喜歡!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小先生認得一些中文字,也認得大寫英文字母,他對於「認字」一事有很大的興趣,所以很想買一個黑板來稍微有系統地教他,並且增加這件事的趣味性~  


回到正題!食堂食堂~


悉尼・薩塞克斯學院的食堂size並不大,卻是細緻精巧,尤其在顏色的搭配上,由上而下採白與金、紅與金(這是怎樣的紅色呢?是lake red嗎?scarlet red?還是crimson red呢?)、木頭色與孔雀石藍的組合,既活潑又端莊。


High table主桌後方正中間即是法蘭西絲・悉尼,薩塞克斯女伯爵的肖像。這幅肖像很有都鐸風格呢!畫像下方有餐巾、餐巾紙與開飯鈴之類的物件,不過 —— 那一一以餐巾環整齊收納好的餐巾陣仗著實吸引我的目光!


好奇心被引發,忍不住上前細看並且決定來張特寫!每一個餐巾環都不一樣,左邊還有一個餐座表,有學院院長以及院士(或許還有賓客)的名單。因此我猜想這些餐巾環們分別屬於院長與院士 —— 或許在成為悉尼・薩塞克斯學院的院長或院士時要交給學院食堂一個自己的餐巾環(napkin ring),就好像交換結婚戒指(wedding ring)一樣,象徵著關係的締結。以上,純屬猜測!哈哈~ 可是感覺這個推論很合理,是不是呢?說不定哪一天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的話,那就再殺去食堂求證囉~


這裡是禮拜堂庭院,正好看見兩位園丁正在工作的情形。


進入禮拜堂之前,門扉旁有一塊橢圓形牌(左側),上面提到「奧利佛・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的頭顱葬于此處」。克倫威爾是英格蘭軍政領袖,於1653~1659年之間以「護國公」的身份統治英格蘭、蘇格蘭與愛爾蘭聯邦。在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成立之時,他是第一屆學生 —— 雖然最後並沒有拿到學位。關於克倫威爾的生平,以及王朝復辟之後,查理二是如何下令將克倫威爾的遺體掘出來使其身首分離,他的頭顱又是如何被釘在倫敦的威斯敏斯特主座教堂(Westminster Cathedral)的屋頂上一掛就是25年,最後又是如何經過一番流浪之後才被其母校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收回的故事,可以參考維基百科得知一個大概:[奧利佛・克倫威爾]


雖然曾經來過悉尼・薩塞克斯學院好幾次,但這是我第一次走進禮拜堂 —— 比我預期的要深闊許多。


禮拜堂裡有大型管風琴,不過這個相較來說小巧許多的管風琴卻很吸引我的目光。真想知道演奏起來會是怎樣的音色......


走出禮拜堂庭院,繼續往下走就是比較新式的建築了。一路走來有透明天棚與這一段現代迴廊 —— 至今無法明白為何要有「透明天棚」的設計,當然最直接的一個好處是在雨天無論是前往圖書館或是花園庭院(Garden Court)都不會淋到雨~ XD


從花園庭院的迴廊可以看到Master's Lodge(院長住所)以及非請勿入的Master's Garden(院長花園)。以前並不覺得,倒是現在帶著小先生趴趴走每一個學院,放慢腳步下來才發現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有好多迴廊啊~ 這是一個小巧玲瓏的學院,但可別輕看她,再怎麼說這是劍橋大學各學院中產出諾貝爾獎得主校友第四多的學院呢!

來到熱鬧的市中心,除了逛逛那些鼎鼎有名的古老大學院,不妨也來悉尼・薩塞克斯學院散散步,有詩云:

Go Travel round the town, my friend, whichever way you please,
From Downing up to Trinity, from Peterhouse to Caius;
Then seek a little College just besides a busy street,
Its name is Sidney Sussex, and you'll find it Bad to Beat.
                            ——E. H. Griffiths, "A Song of Sidney Sussex"

確實如此!的確不虛此行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