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英國・劍橋] 潘布洛克學院 (Pembroke College):「行三」的學院


所謂「行三」指的是建校時間,潘布洛克學院(Pembroke College)在劍橋大學31個學院中「排行」第三,於1347年由潘布洛克伯爵(Earl of Pembroke)的遺孀Marie de St Pol得到英王愛德華三世授權許可而建立。Pembroke College的正門就位於Trumpington Street上,相片中的「門房」gatehouse(郵筒旁)是劍橋最古老的gatehouse了。門房左邊捱著Pembroke Street的所在(就是最左邊那個女單車騎士準備要過馬路的地方)現在是Old Library,且這個「老圖書館」常常會舉辦小型音樂會或是作為其他特殊場合用,但在1665年以前,這裡原來是Pembroke的禮拜堂,在當時是劍橋最早成立的學院禮拜堂(college chapel)。


通常是選在非假日單獨帶小先生去逛學院的,但那個星期正好挑了星期六 —— 既然W可以同行,當然就去他以前讀書時所屬的Pembroke College囉!也因此我對於Pembroke也還蠻熟的啦~ 即使我以前是屬Selwyn College的,不是Pembroke的學生,呵呵~ 一進gatehouse,眼前的庭院是「Old Court」,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食堂(左)、學院禮拜堂(右)以及圖書館(遠中)。記得我剛到劍橋時,Old Court草坪正中央有一株老樹,姿態極為優美,似乎可以蔭蔽整個庭院似的...... 後來忘記是在2005年還是2006年,那棵樹不知是砍掉還是移植了,一直覺得有些可惜呢...... 不然今天的Old Court風景就會很不一樣了,然而那顆老樹曾經存在的事實卻是一點痕跡都不留呀!


通往學院禮拜堂的迴廊上有一個追思角落,紀念一戰時學院裡參戰陣亡的青年學子,為這些英靈獻上罌粟花。一整面牆與廊柱上滿是名字,每一個都很年輕......


Pembroke的學院禮拜堂相較許多古老學院的禮拜堂來說算是「樸素」的,但無論在木工或是壁上雕飾等等方面仍然有許多精緻細節,是個精巧、莊嚴而又美麗的禮拜堂 —— 這一切都出自於Christopher Wren之手。他可說是英國史上最重要知名的建築家,像是1666年倫敦大火後的重建工程中Wren就負責包辦52間教堂的修葺作業,其中包括倫敦著名景點聖保羅主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而「牛劍」兩所老字號大學的建築中也有不少是他的作品。


這是Pembroke的圖書館,曾經和W在這裏K過書 —— 只有來過幾次,因為以前自己常使用的是總圖「大學圖書館」University Library。每一次來都覺得Pembroke圖書館的暖氣好強,暖風總是徐徐吹在臉上,這讓我是一邊讀書的同時還得勉力去「婉拒周公的邀請」...... 果然用功時還是在冷一點的地方比較好,容易保持清醒 :- p 通往圖書館的斜坡道上隱約可見唯一一朵玫瑰綻放,看到了嗎?她的芳蹤等會兒還會出現喔~


圖書館前有一個青銅像,紀念的是這位William Pitt the Younger(1759~1806),他是Pembroke的傑出校友之一 —— 怎麼個傑出法呢?他是英國史上最年輕的首相,僅24歲就攀上政治高峰,從政表現優異被認為是傑出首相之一。更有趣的是,晚年時於1806年又再度成為首相,直到1808年於任內去世為止。難道在圖書館前立這麼一個Pitt坐像的用意是為了激勵Pembroke的學生努力上進嗎?這個可就不得而知了,至少我自己並沒有答案...... 不過,Pembroke的學術表現在31各學院中是名列前茅的,這大抵也與這個圖書館有些關係吧?!


走過圖書館,穿過花園圍牆,左手邊是一塊稱為「The Orchard」的仿野地小花園,沿者右手邊一排壯觀的懸鈴木道前進會來到這一片維護極好的草坪。這塊綠地不是普通草地,它是一個「bowling green」,做為草地滾球(lawn bawls)的場地,據說是歐洲仍在沿用中最古老的bowling green了。就我個人來說,Pembroke花園最吸引我的一點在於其規劃良好的空間區隔與多變的風格:有開朗寬闊如bowling green,有婉轉隱蔽如「The Orchard」或是下面的Ridley's Walk。


現在是冬天,這條小徑上的植物沒有那麼多彩...... Ridley's Walk上這棟建築物是「Old Master's Lodge」,所謂「Master」指的是學院的院長,「Master's Lodge」是院長的住所。這裡以前應該是學院院長的住所,學院擴建之後Master's Loadge移往他處,這裡就成為「Old」 Master's Loadge了。裡頭則有一個cafe兼小酒吧,其招牌隱約可見,小黑板上寫的是本日特價的餐點。附帶一提,每個學院都有自己的Master,而Master's Lodge也構成學院建築體中的一部份;又,幾乎每個學院都有自己的college bar —— 學院酒吧~


Ridley's Walk走到盡頭,我們來到New Court與Ivy Court的交界處。往前走就是食堂以及其所在的Ivy Court,而這面圍牆就讓身後的世界自成一格,形成一個「enclosed garden」。


從磚牆的另一面看回來,是不是有一種要進入秘密花園的感覺呢?拱門上可以看見Pembroke的學院徽章標誌 —— 話說31個學院各有各的徽章標誌與代表顏色,有時走在路上看見迎面而來的人圍在脖子上的圍巾顏色或是拿在手裡的雨傘花色,就可以略知一二此人與哪一個學院有關係...... 


這就是Pembroke食堂的外觀,而它的內部陳設算是比較平常普通的了。當我們要離開Ivy Court的時候,正好遇上一個導遊帶著一團觀光客,且聽那導遊說道:這個食堂比較沒有「可看性」,它不像哈利波特電影場景裡那樣華麗...... 然後那一團就離開了,也沒有入內參觀~ 話說回來,今天發現來Pembroke的參觀團好像變多了 —— 難道這是因為Pembroke是靠近市中心的老學院中少數可以免費參觀的緣故嗎?


這是穿過圖書館前大草坪回到一進門Old Court的捷徑,然而門上寫著「college members only」...... W說:「我是member~」語畢就帶著小先生走了進去。我帶著嬰兒推車,還是沿著圖書館前的斜坡道走回Old Court為上策。不知道這段時間裡,他們父子倆兒聊了些什麼呢?帶著小先生回到自己以前的學院,W心中想必特有感念吧?!


還記得我前面提到的那朵「唯一的玫瑰」嗎?在我推著嬰兒車走回Old Court與W、小先生會合的路上,決定為這樣「美麗的存在」拍一張相片,也為當天燦爛的陽光作見證!從這個角度看過去,那棟建築物的名稱是「Hitcham Building」,與圖書館正好隔著這片草坪相望,而Hitcham Building旁的小徑就是W帶著小先生所走的穿過Library Court的捷徑。

W說今天回Pembroke走一走,果然仍是感到很親切啊...... 遂決定等小先生大個幾歲之後要帶他參加Pembroke學院的「Formal Hall Dinner」—— 至於這個「Formal Hall Dinner」究竟是什麼玩意,就留待後續分曉囉~ 如果對於Pembroke College 的格局想要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可以參考學院官網上的介紹 [這裡],有360度全景的visual tour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