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5日 星期三

[捷克・布拉格] Strahov修道院圖書館:世上最美的圖書館之一

神學廳 The Theological Hall

在布拉格的時間,W有一半的時間在開會,但因為Strahov修道院的圖書館是他此行最想去參觀的地方,所以星期天的行程就以這裡為主要任務。走過橫跨莫爾道河的查理喬(當然在這個時候,心中都會想起史麥塔那著名的《我的祖國》組曲中的「莫爾道河」主題~),下橋後繼續爬坡,然後會經過前往布拉格城堡入口的坡道,然而我們還要繼續往前走——那是一個頗長的陡坡,推著嬰兒推車一路上坡,W最後有點氣喘吁吁(後來我自己帶小先生去城堡區的時候,真的會喘啊~~)。終於,我們來到Strahov修道院,買了門票,這才發現原來攝影還需要另行購買許可「photo permission」。


我們於是也買了——就是相片中小先生的「猴哥」布偶前面的那張黃色圓型貼紙,只是之後覺得其實可以不買的...... 原因留待後頭再說吧!是不是連猴哥看起來似乎都有點無奈呢?

哲學廳 The Philosophical Hall

Strahov修道院圖書館最著名的就是相片中的兩個閱覽室「神學廳」與「哲學廳」,各有不同的設計與風格。自己是一個很喜歡圖書館的人,甚至「年輕的時候」還曾覺得即使將來嫁給圖書館也沒有關係(怎麼聽就像是一個書呆子會說的話...... 現在當然已經不這樣認為啦,但想來的確有些汗顏啊!),所以當我來到號稱「世上最美圖書館之一」的Strahov修道院圖書館時,心中也是很澎湃的,既興奮又充滿期待。圖書館的陳設的確很美,無論是精雕細琢的神學廳或是挑高大器的雙層哲學廳都使人油然而生一種「窺探人文知識寶庫」的心情。然而——

館方所開放的參觀路線實在太也小氣啦!兩個閱覽室僅能佇立在門邊一探,旁邊還不時有老太太志願者操著捷克語提醒遊客:沒有photo permission不能拍照喔~(雖然不懂捷克語,但合理推斷應是這個意思無誤)。如果館方是顧慮古蹟與書籍維護方面的問題的話,Strahov修道院大可將限制出入的紅繩拉進閱覽室大廳裡啊,只要劃定出一個合理的參觀路線就行了...... 對許多抱著高度期待、從大老遠跑來這裡的旅人來說,總覺得頗失望、極度意猶未盡呀!現在回想起來,忍不住還是要碎碎念幾句!真的,那個攝影許可沒有必要非購買不可(事先不知道參觀路線是如此受限!),同時我也深深感到布拉格觀光事業之發達,這裡的許多景點(不光是Strahov修道院)非常非常擅長觀光經營收益之極大化啊......


另外一個展示廳則展出少部分的館藏,包括一些手抄本、雕像作品、屬於舊時代的古董物品與物件,以及動植物化石。


這些手抄本扉頁令我想起以前窩在大學圖書館、學院圖書館、牛津「飽蠹樓」以及大英圖書館裡比對某個文本之不同中世紀手抄本,進行transcription研究歲月的日子——總是「書中日月長」。手抄本有不同的「紙質」(牛皮、羊皮等等)、不同文士的筆法(hands),若是有彩色繪圖的就更是賞心悅目(描金與azure的蔚藍是如此搭,但又是何等昂貴的染料啊!),還有扉頁空白處的marginalia...... 書本在今天或許很廉價,以至於常常被忽略;但在過去——雕版印刷術尚未問世的年代,成書是多麼不易,每一撇每一劃是「字字皆辛苦」,而圖書館於是就成為「近乎神聖」的地方了。或許也不一定,是中立無私地保存知識呢?還是有目的操控思想呢?——就看掌握知識的人一念之間,因為知識即力量,就像Umberto Eco的小說《玫瑰的名字》(The Name of Rose)場景情節一樣。


Strahov修道院規模不小,除了圖書館、教堂、展覽館......等等設施之外,也有自己的酒窖與餐廳。「pivo」在捷克文是「啤酒」的意思,我猜想「var」類似於英文中的「bar」,像之前提過的那家好吃、CP值又高的布拉格酒館兼餐館的名字是「Pivovarský klub」,望文生義就是與beer bar有關係的地方。原先我們考慮是否在Strahov修道院的pivovar午餐,價格其實並不會比布拉格廣場週邊的餐廳貴,但後來決定還是先行「下山」再覓食。總還是親眼看見「世上最美的圖書館之一」啦,但不知為何心中有點空洞洞的感覺。非關圖書館本身,我想或許是經營者與經營方式使然......

p.s.
Strahov修道院的官網 [here
可以捷克文或英文瀏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