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小先生 vs. 詩人王維:一路觀察我家E寶學說話的心得感想

「紅豆 O O O,
    春來發幾枝。
     O O多採擷,
     O O最相思。」

雖然小先生的誦讀實在很「哩哩啦啦」,但大家應該都還看得出他在唸什麼詩吧——是盛唐詩人王維的《相思》。話說今晨小先生的早餐內容有紅豆麵包這一項,只見他拿起麵包,以非常正經八百卻又難掩興奮之情的語氣說:「紅豆!」。

於是,我就想到要讀這首詩給小先生聽——好啦~ 我知道此紅豆非彼紅豆,而王維詩中的「紅豆」是圓鼓鼓的紅色相思豆,不是麵包中紅豆餡的原料「赤小豆」。聽了幾次之後,小先生漸漸可以勉勉強強地唸完一首五言絕句。不過,我想整首詩中,他大概只了解「紅豆」這兩個字的意思吧。

但這也很難說——越來越覺得小朋友能夠理解的範疇比我們大人想像的要多得多。一路觀察小先生學說話的過程,我如是想。記得剛回台灣的時候,小先生的字彙量是雙手雙腳可以數出來的;如今六個月快要過去了,我已經可以和E「對話」。漸漸也發現小先生的語彙有許多並不是我教的,而是他在生活中探索、累積並連結經驗而來。我不是專業幼兒潛能開發師,也不是幼兒認知心理學者,更不是語言學專家,因此我只能說「我覺得」——小朋友的語言學習和他們對這個世界與環境的認知有很大的關係;兩者呈現高度正相關,而且是魚幫水、水幫魚。試想對成人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別以為小孩不懂事,他們往往會「超齡演出」。舉個例子吧!一天晚間新聞正在報導第一位英籍花花公子雜誌封面女郎,想當然耳,新聞畫面出現穿著非常清涼(內衣披件薄紗之類的)的女模。就在此時,E跑過來拉拉我的衣角、指著電視機跟我說:「她要穿衣服!」婆婆聽了就決定暫時轉台~ XD 又,有一天小先生在原地跑步,問他在做什麼?答曰:「在陪外婆跑馬拉松!」好吧~ 還會自己設想情境...... 有時,小先生也懂得所謂的「外交辭令」:一天,我媽媽問E要不要吃納豆?小先生一方面並不想吃,可是他又不想拒絕外婆,最後他說:「還是吃藍莓好了!」這——並不是我教的。之後,E發現這個句型非常好用,還會自行依照不同情境進行相對應的代換練習。

從單字到fragmentary sentence到一個完整的句子,從旁參與小先生的語言學習是個很有趣的過程,往往能夠再度提醒自己不要把任何事物視為理所當然,反之,要常保一顆好奇之心與興味盎然的目光。當小先生找我說話的時候,我也要同等認真地與他談話,切忌敷衍了事。我們並沒有刻意加強「英文教育」這一塊,因為等到E上學的時候,如何在英語的空隙間儘可能填入中文反而會是一項大挑戰!即便如此,當我有時自言自語冒出一些其他語言詞彙的時候,E就像是高智商小鸚鵡一枚,往往能精確模仿我的聲音,幾次之後,他似乎能大致理解這些「外過語彙」的意思。最有趣的是,小先生對於中文以外的文字聲音很敏感,他好像可以區分台語(我自己也只會幾個字而已)、客家話、日文與法文彼此不同,而且是異於英文和國語的。

思想影響語言,而語言也影響思想。或許小先生有語言方面的天份,關於這點還要再多方觀察,摸索出一個帶領E的好方法~ 現階段,我就繼續帶他多走多看、常常和他聊天或是應他要求講故事給他聽,或許也可以加入經詩唸謠之類的。關於這一方面,或許家長須戒「操之過急」,一股腦地往小朋友身上猛灌...... 還是要考量孩子的個別情況,而每個小孩子的步伐都不一樣。

題外話,據說W獨自一人在劍橋的這半年早已把「新金庸」全套讀完,最近竟然開始讀起詩經・國風了?!希望等E長大了,我們能一起分享「原汁原味」的中國古代詩詞之美——那樣會是多麼棒的一件事!所以是時後開始想想「小先生中文學習教戰計劃」了!

4 則留言:

  1.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回覆刪除
  2. Just hang there~ we are almost there!

    回覆刪除
  3. 小先生和你都在發現新世界吔!我們覺得理所當然的事物,因為小朋友嶄新的眼光,幫助大人用心視角觀察世界。那讓我回想起來,小時候好像從來都不會覺得無聊。

    回覆刪除
    回覆
    1. 相信Chin-yi的字典裡沒有「無聊」兩個字!因為我覺得妳仍有顆赤子之心 :- )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