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花開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最近開始拔除院子另一邊的雜草,鬆土、整地,終於可以接觸到那兩叢深陷亂草、努力掙扎求生存的玫瑰的根部。其中一叢玫瑰開的花是淺紫色的,花朵聞起來有檸檬的香味,因此我稱她為「檸檬玫瑰」;另一叢玫瑰的花香不若檸檬玫瑰突出,但她的花朵總有一個人的臉龐那麼大。

幫玫瑰修剪雜枝與長斑的葉子,在根部補些土,還要train她們一下。突然間,腦海裡閃過小王子在小行星上照顧他的玫瑰的情景。那樣的心情,我想我懂。最後收工的時候,我帶了一枝玫瑰進屋,為她找了個瓶子就充當花瓶了。

現在,含苞的玫瑰開了!看著她的花瓣旋渦,好像真能把人吸進去似的,我想我可以體會為何美國女畫家Georgia O'Keeffe對花瓣和花蕊會這麼著迷。這幾天風大,早開的玫瑰都飽受狂風肆虐,而這株紅玫瑰得以靜靜地、慢慢地顯露她的美好。真的,花開堪折直須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