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7日 星期四

我記憶中的「真好」


「生有時,死有時......」,所羅門王於傳道書中如是說。於是,「真好」現在已成為我記憶中的一部份而存在。

「真好」是家裡一隻貓的名字,他不僅是家中諸貓的貓老大,也是我們這條巷弄裡的貓老大。1993年來到我們家,之前他是沒有媽媽的流浪貓。大家都覺得有這樣的「貓緣」真是好,所以幫家裡的第一隻貓取名為「真好」。

有一回我們帶真好去獸醫那兒打預防針,我對真好說:「真好,你要打針了」。結果,獸醫誤以為我幸災樂禍,把我這個既沒愛心又不夠格的飼主訓了一頓。我們連忙解釋,沒有啦!他的名字是「真好」啦!

真好剛來的時候還是一隻小貓,往往無聲無息地就窩在人的腳邊。為避免不小心踩到他,於是幫他戴了一個小鈴鐺。每天早上,真好會滿屋子的跑來跑去,叫大家起床。今天一整個晚上,我都覺得自己還聽得到那樣興奮、快活的鈴鐺聲......

我覺得真好一定是個哲學家。當他在陽光照射下,有如袖珍版的金毛小獅子,雙目炯炯有神的時候,我總會問他:真好,你在想甚麼呢?我記憶中的真好還是他小時候,對甚麼都充滿好奇心、活潑奔放的他;我記憶中的真好是個健壯成貓,優雅、靈活、勇敢,卻又溫柔、善體人意...... 當然,有時很淘氣、愛搗蛋。

有時候,我會趁他熟睡的時候,在他貓掌上的粉紅肉墊上畫畫 (因為家裡四隻貓中只有他和另一隻貓「芝麻」的肉墊是淺色的) ;而真好有時也會在我半睡半醒之間用他柔軟的貓掌幫我按摩,那真是最棒的massage了!每個東北季風來襲的寒冬之夜,有貓陪睡、聽著他/她們的咕嚕聲,就覺得很有安全感、覺得自己很幸福。

媽媽說,這半年來真好的健康情況下滑許多,看起來就是骨瘦嶙峋、年事頗高的老貓模樣。我知道真好只剩下四顆牙齒,但他老愛啃貓乾糧,就是不喜歡軟罐貓食,總是很有骨氣、很努力地活著。爸媽大概是怕在英國讀書生活的我弟和我擔心,始終沒有讓我們知道真好的情況。

今天和媽媽skype的時候,聽見電腦的另一端爸爸說真好倒地不起、站不起來之類的話。我們匆匆結束交談,我說:情形聽起來不太對,請爸媽務必帶他去看醫生。Sign out之後,始終覺得很忐忑。這樣的感覺,以前只發生過一次,而那次,我所害怕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然後,當我再次打開電腦查看電子郵件的時候,就看見媽媽的信,說真好走了。雖說skype之後,我有給自己心理準備,但沒有想到是這樣快,還是很愕然......

C'est la vie... 生命的難題何其多,有的有解,有的無解;至於後者,解決之道無他,只能學著去接受了。或可感到安慰的是,以貓的年齡來說,真好可說是「貓瑞」了。他來到我們家成為家庭成員中的一份子,真好!

這張相片是我幫真好拍的相片中我最喜歡的。或許我應該感謝爸媽沒有讓我知道真好最後半年老態龍鍾的樣子,於是我記憶中的真好就像照片裡的這樣,永遠都是那麼自在大器!

3 則留言:

  1. 我記憶裡的真好
    也一直是活潑的樣子唷
    所以 她一直都會是那樣的
    不管 牠在哪裡

    阿星

    回覆刪除
  2. 陽光下的真好
    真是耀眼可愛^_^
    可以跟貓一起生活真的是很幸福

    家裡的貓們也都有點年紀了
    我也要好好珍惜和毛孩子們相處的時光

    mming

    回覆刪除
  3. 嗯,是的,要好好珍惜喔!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