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9日 星期五

Can We Be Friends?

最近重新讀了Doris Lessing的On Cats

應該說,以前讀的是中譯本,現在總算真正拜讀Lessing原著--那果真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文字啊!非常精鍊、濃縮至極!初讀之時只能緩慢閱讀,習慣她的文字節奏後越發覺得引人入勝。她的文字風格冷靜、精確而理性,但我在讀On Cats的時候有好幾次感動到涕泗縱橫啊!非得是個懂貓、愛貓、理解貓如Lessing的人才能寫出這樣的作品!

這本書會讓我讀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大概還有一個原因:在閱讀過程中我常常想到台北家裡的四隻貓以及我在劍橋的貓朋友們,特別是牛奶貓與沙丁貓。牛奶貓是我還住在Lyndewood Road上時的鄰居,她和W是我那年晦暗陰霾冬日中的小太陽;而沙丁貓是我們住在St Bede's Gardens時的好朋友,時常來串門子或是陪伴我們在小徑上走上一段路。我常常會想:她和他現在過的好嗎?是不是有好一段時日未有享受那牛奶一碟或沙丁魚罐頭的款待呢?

我每回經過Lyndewood Road時總會試圖找尋牛奶貓的身影,而她也還記得我。只是,最近半年總不在昔日她常出沒的地方看到她;而沙丁貓呢?自從口試那天巧遇沙丁並還一起走了一段路,之後,他好像消失了一般。O how I miss my cat friends!

搬至Chartfield Road之後,雖然有幾個potential cat friends,但尚未締結正式友誼。去超市買菜的路上常常遇見的「卡士達貓」估計已經認識W和我了,還會主動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但是,他住的離我們有點遠,其中又有幾條馬路,大概無法像牛奶貓和沙丁貓那樣三不五時來我們家串門子。雖說貓朋友還沒有交到,然而,有某隻貓卻常常在我們的院子裡留下「黃金禮物」。Well,以前牛奶貓和沙丁貓可是 「只取不留」的喔,這隻尚未露臉的貓是不是有點太過份啦!

話說今天下午,我正坐在客廳裡看書, 那時,通往後院的門是打開的。不知為何我抬起頭,將視線由書本上移至門邊--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感受到來自他方的凝視」吧--然後,我看見了他,一隻毛茸茸、彷彿穿著閃亮銀灰外套的貓咪正把頭探進我們的客廳裡。總說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同理,don't judge a cat by its fur。

我們就這樣看著彼此,片刻無言 (啊~ 只恨當時相機不在手上,不然一定要拍下這個有趣的畫面!)。接著,他轉身緩緩離去。看著他的背影,我想,這個小傢伙膽子挺大的嘛!只見他走到小水池邊,停下,回頭看了我一眼。他是怎樣想我的呢?Can we be friends?總之,還是先幫他取個綽號好了...... 就暫定「灰袍貓」吧!

灰袍貓走進花園盡頭的灌木叢中,消失了蹤影。但Lessing書中最後一句話「Human and cat, we try to transcend what separates us」仍在我腦海中激盪迴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