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4日 星期六

大英圖書館

星期三傍晚才風塵僕僕從牛津回到劍橋,星期四我又啟程前往倫敦,目的是在大英圖書館泡上幾天,而在倫敦的兩個晚上就借宿在朋友家。有道是「出外靠朋友」,果真就是這樣啊!在牛津六天五夜的時間多虧Vivian和Mulan的照顧(感激涕零貌),在倫敦就多謝Anne、瀟瀟和Bibo啦~ 我心中真是充滿了感激呀~

這次更新大英圖書館館證的過程也比上回順利多了。上次是個有著一對衛生眼的中年微胖婦女,在整個過程中多有刁難之外,一度還懷疑我的文件的真偽。我想這是她的職責所在,但她真的多慮啦!最後她好像心不甘情不願地放行,臭著一張臉只給我一年的reader's pass。這回我碰到的一看就是和顏悅色的老先生,因此感到很放心,果然拿到三年的reader's pass,而且換證過程極為流暢迅速,令人感到很開心。

之前在台灣讀學士和碩士的時候,時常夢想著有一天能夠親眼見到、親手摸到那些手抄本。來英國後,每次進行手抄本研究的時候,心中總是澎湃激動,當年的夢想不僅只是「夢想」,而是一種「現實」了!我也常在想,如果我生活在中古世紀的西方,我應該會很願意成為一位繕寫士吧!在印刷術尚未傳到西方的年代,文士在成書過程中並不僅僅只是被動地抄寫作者完成的稿件,而是積極主動地和作者與讀者互動,表現在文字與句讀修改、版面配置、字形大小種類、字體顏色、繪圖與裝飾等等方面。每回翻開手抄本,總有一種進入時光遂道裡的錯覺;理性的那個我仍然忙著分析眼前的手抄本,感性的我在心中不斷讚嘆~ 美呀!真美!而還有一個部份的我好似「文士上身」,進入一種狀態,那是另一種時間與空間了。

但手抄本研究卻也挺辛苦。比方說,有某一類字體是我的死穴,我最怕遇上以那種字體抄寫的手抄本,很頭痛。有時候,古老扉頁上的灰塵會令我覺得臉很癢,但我只能忍耐,否則會越抓越慘,最後可能就會開始過敏了。此外,手抄本研究對我來說在時間與精力上都intensively demanding,特別是當資料不在劍橋的時候,得在有限的時間之內做完所有的工作,因此,我一進飽蠹樓或大英圖書館一待就是最少4~5個小時,期間沒有喝水也沒有去洗手間。往往當我從手抄本的情境中「神遊」回來,覺得自己脫水不說,好像我的腦袋瓜兒必須處於暫時放空的狀態。

手抄本研究有其浪漫的一面,也有其很不浪漫的一面。Yet it's absolutely rewarding~

2 則留言:

  1. 哇,你的辛苦工作让你写的这么有意思,我都突然很羡慕做学者可以每天在图书馆里面埋头在那样一种境界中。。。

    回覆刪除
  2. 也是一種“苦中作樂”吧!
    其實也稱不上是“苦”囉!
    :-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