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9日 星期一

飽蠹樓



Bodleian Library是牛津大學的總圖書館,和倫敦大英圖書館、劍橋大學的大學圖書館號稱是英國最大的三個圖書館。曾看到將Bodleian Library譯作「飽蠹樓」的譯法,此譯名出於錢鍾書手筆。覺得這個譯法真是巧妙之極,信、達、雅面面俱到。

而我從今天起在飽蠹樓開始為期三天的《皮爾斯農夫》手抄本研究。早上先到Admission Office辦館證。曾聽說館證辦妥後,每一個申請者都得讀一段宣示,聲明自己會遵守圖書館的一切規則,並不在館內吸菸、不進行任何會損傷書本的行為,嚴禁火燭之類的。像家裡有一個幾年前爸爸媽媽在飽蠹樓的商店中買的布料提袋,上面印的就是這段話,只不過一面是英文,一面是拉丁文。

總之,嚴謹的Admission Office仔細審視我的申請件,完成一切手續並將館證交給我之後,她問我的母語是什麼,我回答說是中文。她又問我是繁體中文還是簡體中文,我說是繁體中文。接著她就拿出一本冊子,上面是各國語言版本的飽蠹樓閱讀宣言。我跟她說,我可以讀拉丁文版本的。她說她不懂拉丁文,我心中的OS則是,難道妳懂中文嗎?還是妳純粹想聽聽看中文版本的聲音呢?我乖乖讀完詞藻典雅正式(但也有些老派)的中文版宣示,終於可以進入飽蠹樓啦!

親自造訪飽蠹樓之後,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何VW會認為劍橋大學圖書館這棟建築物很醜陋。我完全同意。相較於飽蠹樓,劍橋的大學圖書館的內外的確都不太富有美感。飽度樓古老歸古老,寬敞的室內空間盡是濃濃書香。而大學圖書館或許是因為空間比較狹窄吧,我在裡頭常常會有被書海淹沒以致滅頂或是進入迷宮深處的焦慮感。

我的目的地是存放手抄本的Duke Humfrey Library。那真是令人興奮到戰慄的manuscript room啊!揀了一個窗旁的位置,望出去正好可以看見一對情侶在草地上野餐,窗外陽光燦爛。窗內窗外,兩種截然不同的時空同時運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