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9日 星期六

[摩洛哥]:撒哈拉!(上)

其實這回大家決定到摩洛哥旅行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去撒哈拉沙漠。我們到達Marrakech當天下午就找好當地tour,隔天即展開3天2夜的沙漠之旅。由Marrakech出發,越過山頂終年積雪的Atlas Mountains。要不是Atlas山脈為其腹地形成遮蔭並帶來水氣,摩洛哥可能就全國皆沙漠了!第一天我們經過不少山脈中的小市鎮、 河谷聚落,當然每一個休息站都少不了來杯暖身解勞、清新醒腦的薄荷茶囉!跑了300多公里,沿途所見由綠地到黃土一片。我們那天晚上到達另一個山系,有小Atlas Mountains之稱的山脈,越過那裡之後就是撒哈拉了。那晚的下榻之處是位於河谷邊的「城堡」旅館,因此躺在床上就能聽到潺潺水流聲。山中有如此規模的旅館挺令人驚訝的(當然也很感謝啦!),但是,整間旅館沒有暖氣也著實使人吃驚!夜間的溫度直線下降,我躺在床上也翻來覆去,才剛睡著立刻就會被凍醒!

第二天我們驅車300多公里,經過山地、河谷、光禿禿的平原、大石頭組成的礫漠、小石頭形成的礫漠,沿路看到牧羊人和羊群,幾隻駱駝,最後終於在傍晚時看到-----O My God!好壯觀的沙丘群!真的是撒哈拉沙漠!我們隨即離開公路,來到一塊在沙漠邊的綠洲。



初次親眼見到這樣的景觀,在日落那一刻我也辭窮了!好一塊綠洲!我們把大部份的行李留在車上,每個人只能帶一個背包大小左右的袋子,騎乘駱駝更深入沙漠到晚上扎營的地方。 那真的是一個「駱駝隊」。因為兩排跪臥在沙地中的駱駝已經以繩索編好,當我們各自挑好駱駝後,牠們必須從頭或從尾依序一隻隻站起來。我坐的那隻駱駝已經是當中看起來最小的了,但當牠站起來時,我仍是被突如其來增加的高度嚇了一跳!後來漸漸習慣駱駝走路的節奏,我就開始欣賞由彩霞色轉紫的天空,然後是升起的月亮與滿天星斗。

獵戶座依舊俯視地上的人、事、物,北極星始終不變。在皎潔月光下,沙漠裡好安靜,天上是銀點佈滿,地上則是銀色沙丘起起伏伏。那樣的色調使我 想起法國畫家盧梭的一幅畫《吉普賽少女》。很喜歡那樣又魔幻又寫實的風格,而在撒哈拉,it's real!我的的確確就在那樣的情境裡。

到達營地後,晚餐前大家第一件事就是跑上營地後的一座大沙丘。以前在電影裡看到男主角們總是艱難地在沙漠中踉蹌而行,那時我總覺得:有這麼誇張嗎?現在我終於知道那一點都不誇張!在好像永遠看不到頂端的沙丘上「爬行」,我看起來其實更狼狽!一路倒在沙地上好幾次張大著嘴吸氣,最後好不容易大夥都坐在沙丘頂上,看著山腳下我們的帳篷。

回到營地,大家紛紛進入掛滿壁氈主帳篷裡,營地主人為大家準備好薄荷茶和傳統勃勃歌謠。連營地裡的貓咪一家五口也不時進出帳篷湊熱鬧。晚餐是摩洛哥圓餅麵包配雞肉tajine(以陶鍋燉煮的鍋物)。再配上我們進沙漠前買的一瓶摩洛哥紅酒,真是大滿足啊!摩洛哥靠近Atlas Mountains的地方有一些酒莊栽種一些當地才有的葡萄種類,但因摩洛哥是回教國家,所以摩洛哥酒著實不常見,也不容易買到。在日夜溫差極大的沙漠裡,一杯紅酒與熱食使人感到很幸福。

坐在星空下的沙丘上,我也想到了小王子喔!臨睡前我在沙漠裡、帳篷中敷臉。之前在某個旅遊部落格裡看到有人提到,在星空下的沙漠裡敷臉是件很浪漫的事。於是,我滿心期待地帶著面膜到撒哈拉。親身試驗後,我發現那一點都不浪漫!因為真的太冷啦!晚餐才下肚的紅酒似乎已經失去酒精效力!晚上睡在會漏風帳篷裡,覺得裹再多條毯子都不夠,而且到處都有沙子。躺在帳篷裡,還是可以隔帳看到月亮與星星。我想,在撒哈拉以放牧維生的勃勃人的生活雖有其浪漫之處,但真的很辛苦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